位置 : 首页 > 新闻动态 > 行业新闻
咨询:15383328116

入侵教育局网站,黑色利益链凸显,路边摊网络技术你还敢用吗

山东准大学生徐玉玉遭诈骗猝死一案仍在发酵。随着该案数名嫌犯陆续落网,这起电信诈骗案的内幕似乎也在逐渐揭开。据媒体报道,诈骗分子实施诈骗前已经掌握徐玉玉个人信息,而对于其信息泄露原因,当地教育局称“未曾泄露其个人信息”。

事实上,信息泄露已在网络上猖獗多年,因此造成的诈骗案件频发。如今,在网络上买到个人数据信息仍非难事。保定网络公司

近日,记者发现,仍有大量“信息贩子”活跃在QQ群内,记者与群内成员简单交流后便成功买到准大学生详细个人信息,个人信息甚至父母信息一应俱全,3毛/条,打包价1万元/10万条。经记者核实,信息准确度较高。而“信息贩子”自称数据信息是“入侵教育局”而来,“一次提取数万条数据信息后,转手能卖几万元”。而“信息贩子”往往不会过问购买者所做何用。

在记者与多位“信息贩子”交涉后,发现学生、新生儿、车主、业主、医院诊断等个人数据信息均被明码标价,除个人外,还有公司经营此类业务,这条黑色利益链似乎已根深蒂固。



“信息贩子”在对话

暗访

数据买卖一搜即现学生信息连带家长

徐玉玉经历的电信诈骗,让人最为震惊的一点就是骗子如何精准地掌握她的信息,把办理助学金的电话打到她家人的手机上。

新京报记者近日在网上浏览,发现有针对性地买到学生的信息并非难事,在信息贩子手中,学生们的入学时间、身份证号、父母姓名应有尽有。

记者通过QQ里查找功能,检索相关热词,随即得到了数百个相关QQ群,其中不少群名称就为“数据信息买卖”“学生、业主、车主数据信息交易”,这些让人一目了然的关键词即在群公告内展示。

记者申请加入“学生老师家长信息出售”、“信息买卖交易”、“业主数据/信息/号码”等多个QQ群,几分钟后便加入了群聊。

在这些群内的成员有买有卖,人数在几十至数百人不等,群中不时有人发布“出售最新学生数据信息,可私聊”、“求购XX地学生信息”等消息。

就在记者寻找相关信息时,群友“卡佛落”发出一则消息:“出售最新学生数据,新生儿数据!车主数据!可测试!需要的联系。”

“什么样的学生信息?”卡佛落回复道,自己有最新的高三毕业生也就是准大学生的数据在售。为了方便验证信息的准确度,他向记者传送了一份学生数据信息“测试版”文件。让记者去核实其中的真伪。

这份文件内填写着湖北某县一所中学今年参加高考的35名学生信息,内容涵盖姓名、性别、出生年月、入学时间、身份证号码、手机号码、家庭住址以及父母姓名和联系方式等。内容如此详细让人感到吃惊。

记者随机拨通了其中3位家长电话验证,发现文件内的信息完全准确。在记者提醒其中一位家长自己孩子的信息已经被泄露时,这位家长称“真想不到网上能买到如此详细的信息。”而另一位家长在接到记者电话核实信息后直呼要“举报”,随即便挂断了电话。

来源

自称侵入教育局网站“玩”一下就能搞到

此前有媒体报道称,教育部门的网站非常容易攻破,而且大部分的教育部门网站并没有很好的防范措施。最近,一所大学舞蹈系50多名同学家长都接到了“自己孩子的求救电话”,而这些所谓的“求救”却是骗子的骗局。而如此多孩子家长的信息集体泄露令人吃惊。

卡佛落自称,自己侵入了教育局的网站,“靠吃这碗饭,数据绝对一手。”

当记者问起如何侵入网站提取时,对方立刻警觉,“多的不便说。”连互留姓名、联系方式的请求也拒绝了。

但当天下午,在收到记者转账后,卡佛落便将一个有500条学生信息的表格发了过来,这些数据填写整齐,为湖北某市一中学高三年级学生信息。

信息栏依次为年级、学校、学生信息识别码、学号、姓名、性别、出生日期、入学年月、身份证号、独生子女、户口所在地、家庭住址以及家庭主要成员的联系方式等个人详细信息,无一人漏填。

经记者再次抽样验证,这些信息同样真实。



黑客技术实现获利

在卡佛落的描述中,从教育部门的网站拿到学生信息似乎十分简单。他称,如果能长期合作,“你们可以指定全国随便哪个地方的学生信息,然后我去搞。”而自己每次盗取信息,都是花几天时间去相关网站“玩”一下。